欢迎访问湖北省监狱管理局门户网站!
34年坚守托起的忠诚 追记湖北省孝感监狱民警欧世元
来源:法制日报 发布时间:2017-04-05 阅读次数:


老欧话不多,平日除了工作就是陪家人。


不出意外,6年后,他的退休生活不难想象——带带外孙,颐养天年。


意外猝不及防。今年2月24日,患有高血压的湖北省孝感监狱民警欧世元又一次在岗位上守了24小时。25日下班回家后,他像过去一样靠在沙发上休息,因突发心源性心脏病再也没能起来。


回想与欧世元共事的点点滴滴,孝感监狱党委副书记、政委刘中南很感慨。


“监狱管理关键是抓落实,老欧34年如一日坚守基层一线,任劳任怨做好服刑人员教育改造工作。虽说没有惊天动地,这却是一名基层监狱民警最大的政绩。”孝感监狱党委副书记、政委刘中南说。


站岗


接班、签字,向交班同事询问在押服刑人员基本情况……


2月24日7时30分,欧世元早早来到监区接班。搭档是钟俊华。


老欧和钟俊华所在的七监区四分监区,是孝感监狱监区禁闭室。坐在工作台前,两人紧盯着电脑监控画面,查看各禁闭室服刑人员教育情况。


9时30分许,老欧觉察身体异样。

  

“有点胸闷,感觉不太舒服。”

  

“要不请假休息,或者去医院检查下?”

  

“没事儿,可能没睡好,挺挺就好了。”

  

话音刚落,五监区的监区民警便带着服刑人员蒋某到了禁闭室门外。

  

搜身——换衣服——关押——宣布纪律——

  

一套程序走下来,已近10时。

  

当天中饭和晚饭,老欧扒了几口,没啥胃口便放下碗筷。

  

钟俊华和同事们再次劝老欧去医院看看,后者拒绝。

  

24小时过去,老欧他们守来又一个平安。

  

25日6时30分,单位记录本上留下老欧最后一个亲笔签名。

  

7时30分,同事谭东风来接班。

  

欧世元嘱咐谭,要记得和五监区联系,把蒋某的材料送到禁闭室来;办公室灯管好像接触不太好,要更换。

  

随后,老欧搭钟俊华的便车回到单位职工住宅小区。

  

短短几分钟,意外猝不及防。

  

钟俊华刚躺在床上就接到了同事电话,随即看到呼啸而来的救护车。

  

突发心源性心脏病,老欧走了。



敬岗



3月27日下午,记者在孝感监狱见到钟俊华,刚值完班的他眼里布满血丝。

  

把浓茶杯往工作台上一放,钟俊华顿了顿:“要是我当时再多注意一点,说不定老欧就没事了。”

  

钟俊华知道,56岁的欧世元患有高血压,常年药不离身。他觉得自己应该再多坚持一下,让老欧换班或请假回家休息。

  

钟俊华也明白,即便再坚持,老欧的选择肯定还是一样,他从来不愿意麻烦别人,何况那天恰逢周末。

  

“老欧有高血压我是知道的,作为监区领导,对他关心不够。”欧世元的直接领导、孝感监狱七监区四分监区监区长牟沙可觉得自己也有责任。

  

牟沙可说,老欧这人办事靠谱,从来不发牢骚,工作交给他很放心。

  

1979年参加工作的欧世元,1983年考入监狱,扎根基层34年。期间,他干过管教,当过队长,管过服刑人员食堂,从事过服刑人员教育,最后调至监狱禁闭室工作。

  

相比其他监区,禁闭室的工作任务更为艰巨:既要严厉,更要心细;既要防服刑人员暴力,更要防服刑人员自伤自残自杀。

  

2016年,服刑人员黄某因在狱内打架被关禁闭后一度情绪激动,在禁闭室内大喊大叫,甚至用头撞墙、绝食。

  

欧世元主动找到黄某谈话。原来,黄某仅剩3个月就能刑满释放,其担心会因此前的打架事件加刑,一度自暴自弃。

  

给黄某讲解相关法律规定,联系监狱狱政管理部门并将处理结果告知……最终,黄某放下心来,并提前两天解除禁闭。

  

“关禁闭不是目的,能够改过自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才是关键。”被关过禁闭的服刑人员,大多听过欧世元的这句教导。

  

在禁闭室工作4年有余,欧世元参与管理教育过的被禁闭、隔离管控、禁闭审查服刑人员多达330余人次。他还参与制定了《禁闭室管理制度》、禁闭服刑人员放风、就餐、学习、禁闭思过等10余项管理制度。

  

在同是禁闭室民警的“发小”谭东风看来,老欧跟服刑人员讲角色意识,他自己更讲角色意识,界限分清但又尽可能为服刑人员着想,想办法帮助他们。



护家



“我看他太累了,就想等他在沙发上躺躺,也没说话……”

  

回忆事发时情形,欧世元的妻子几度哽咽。

  

老欧没了,没来得及和正在厨房烧水的妻子说上只言片语。

  

其实,为了让老欧换岗,老欧妻子和家人没少给他“做工作”。

  

今年春节,因值班,欧世元大年初二才和家人团聚。饭桌上,家人再次开了“批斗会”。

  

“你又不是不晓得单位什么情况,你还说!”老欧对妻子不满。

  

同样是孝感监狱民警,欧世元的妻子怎会不明白:监狱民警平均年龄49岁,禁闭室民警平均年龄则达到54岁,一人调岗,就必须要有另一人补上,老欧不想让监狱领导为难。

  

结婚33年,欧世元的妻子对老欧“超满意”:“工作狂”对家人的爱也很深沉。

  

“2008年下大雪,在外地工作的女儿打算给单位请假,晚几日再回去上班。老欧不许,愣是陪着女儿步行几十公里,将她送到火车站,他不乐意女儿‘偷懒’,虽说回来后他避开我偷偷哭,说女儿太辛苦。”

  

“女儿两岁多的时候不小心把沙发点着了,他二话没说把我们母女俩推到门外,自己跑进去灭火。”

  

“他身体不好,我俩常一起散步,有次路过一个斜坡时我不小心踩空了,老欧光顾着拉我,自己却掉了下去。”

  

……

  

欧世元妻子从抽屉里翻出20余个荣誉证书或工作证,成为老欧留给这个家最后的纪念。

  

在刘中南看来,在孝感监狱有无数个向老欧一样的基层民警,老欧用行动诠释了监狱民警的忠诚、担当,为全体民警留下了最好的纪念。


(作者:法制日报记者 胡新桥 刘志月 实习生 何正鑫

上一篇:

下一篇: